相關資訊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從化解過剩產能到淘汰落后產能的嬗變
來源于:煤炭資源網    發布于:2018-03-14 15:23:00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2018年全國將再退出煤炭產能1.5億噸左右。要求繼續破除無效供給,堅持用市場化法制化手段,嚴格執行環保、質量、安全等法規標準,化解過剩產能、淘汰落后產能。字里行間,人們可以看出的是:

    一是“志在必得”。2016年2月,國務院先后發布關于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決定從2016年開始,用3-5年時間退出5億噸、減量重組5億噸煤炭產能。2016年末發布的《煤炭工業十三五規劃》,煤炭去產能目標

    大幅度提升到8億噸。

    官方統計顯示,2016全國煤炭去產能超過2.9億噸,2017年為1.83億噸,合計達到4.73億噸。今后三年,尚需去產能無論是3.23億噸,平均測算每年應在1.1億噸左右。

    另外,2016、2017年鋼鐵產能大幅削減,已十分接近實現“十三五”規劃目標,2018年鋼鐵去產能指標相對降低到3000萬噸左右,煤炭去產能目標繼續保持1.5億噸水平,同時電力去產能步伐加快,明令淘汰關停不達標的30萬千瓦以下煤電機組,打出了煤電去產能“組合拳”,充分表明中央去產能“高壓、提速”決心不變、志在必得。

    二是“任重道遠”。2016、2017年全國煤炭去產能成績斐然。但是,前兩年去產能的煤礦多為資源枯竭礦、長期停產半停產礦,其中,又以山西為首的主要產煤省份關閉整合小煤礦為主,實現年度去產能目標相對容易。如今煤炭市場回暖、煤價提高,去產能特別是要求生產礦去產能,煤礦積極性、主動性不大,來自方方面面的阻力不小。

    三是“難度加劇”。隨著大規模煤礦企業兼并重組整合工作推進,煤炭去產能主體已經從過去的民營小煤礦為主演變為以央企、國企大企業大集團為主。

    前兩年小煤礦為主去產能,遣散農民工、臨時工,相對比較容易解決人員安置問題。現今,央企、國企去產能,在就業難、煤礦職工再就業難、煤礦內部轉崗消化富余職工空間逐步縮小的形勢下,人員安置困難問題加大。因國家政策補貼有限和產能置換交易價格期望值不對等原因,處置“僵尸企業”、處理去產能煤礦債務問題難度加劇。

    近期,全國已有11個省市自治區出臺其2018年煤炭去產能目標:山西2300萬噸、河北1062萬噸、貴州1000萬噸,安徽690萬噸、甘肅471萬噸、山東465萬噸、內蒙古405萬噸、遼寧361萬噸、重慶197萬噸、黑龍江195萬噸,合計7204萬噸。

    重量級的煤炭央企、國企去產能,除去山西省屬七大集團確定退出1600萬噸外,其他的仍處在“不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狀態。2017年,全國排名前5位的煤炭生產大戶,除神華集團略為減產些許外,其余4家均有增長。

    進入新的一年,這些大企業、大集團將“會根據市場需求來調節,該釋放先進產能的時候就毫不猶豫沖上去”。由此可見,保質保量實現2018年煤炭去產能目標亦絕非易事。

    3月7日,國家能源局發布的《2018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提出,2018年中國煤炭產量37億噸左右。2017年全國煤炭產量35.2億噸,進口煤炭2.7億噸。

    國家繼續采取煤炭市場供給適度從緊整體平衡原則,要求繼續按照減量置換原則有序發展優質產能,倒逼無效低質產能加快退出。要求在提高煤炭先進產能比重,更多發揮北方地區優質先進產能作用。

    同時,突出市場化、法治化去落后產能,嚴格執行落后產能退出標準,堅決退出長期停產停建、連年虧損、資不抵債以及沒有生存能力和發展潛力的“僵尸企業”;堅決退出違法違規和不達標的煤礦,加快退出安全保障程度低、風險大的煤礦;引導長期虧損、資不抵債等煤礦有序退出;加快退出9萬噸及以下的小煤礦,適當提高南方地區煤礦產能退出標準;分類處置和有序退出開采范圍與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飲用水源保護區重疊的煤礦。

    隨著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向縱深發展,全國煤炭去產能已經由前期的化解過

    剩產能為主轉向以去落后產能為主。先進產能釋放速度、規模已成為決定煤炭市場供給變化的關鍵因素。但是,由于先進產能釋放與落后產能退出體量不一,一座千萬噸級現代化大礦建設投產運行,意味著需要數十個、乃至上百個小煤礦退出。

    為此,必須加強統籌建設先進產能和淘汰落后產能工作。落后產能退出速度必須加快,但也要防止先進產能過度擴張問題發生,防止煤炭工業發展史上“周期性”大起大落問題再度發生。

\

在線咨詢電話400-800-9096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手機客戶端

扑克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