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資訊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汽車股比放開時間表或6月底前公布
來源于:經濟觀察報    發布于:2018-04-13 15:59:45   

    “汽車的方案已經在研究了,現在的說法是將在下半年之前對外公布。”4月12日,一位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人士透露。記者隨即向有關部門進行核實,不過,記者采訪的眾多汽車行業相關的主管部門,均表示未聽聞在年內放開的消息。但我們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一位高層人士處得到了更加確切的回復,“股比放開的方案最晚會在國慶節前出來,包括明確的政策和具體的調整。因為年底之前很多事情要落實到位。”該人士表示。

    “關于(股比放開)政策在下半年之前落地的消息,目前肯定沒有權威渠道能在現在對外界確認,因為此前即使已經八九不離十,但中美貿易摩擦之后,很多都有變數。在博鰲論壇發言確認對汽車制造行業股比開放之后,政策肯定會加速推進。”上述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相關人士分析道。

    盡管,股比放開的具體時間還不知道,但放開汽車領域的合資股比限制的事情終于板上釘釘,并還會加速推進。4月1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開幕式演講中表示,中國將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這種放開將重點在金融業和制造業上進行。同時,還向世界明確表態:中國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

    “今年我們將推出幾項有標志意義的舉措。在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業方面,去年年底宣布的放寬銀行、證券、保險行業外資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要確保落地,同時要加快保險行業開放進程,放寬外資金融機構設立限制,擴大外資金融機構在華業務范圍,拓寬中外金融市場合作領域。”

    而在制造業方面,將加快放開速度。“在制造業方面,目前已基本開放,保留限制的主要是汽車、船舶、飛機等少數行業,現在這些行業已經具備開放基礎,下一步要盡快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特別是汽車行業外資限制。”。汽車領域的股比放開已經被當做是中國進一步開放的標志性動作。

    隨著政策走向明確,對企業的影響也隨即產生。除此之外,與外國車企有著合資車企的整車集團也在研究政策影響,并在年初就已經預備了方案。“年前一次內部大會上集團就對股比放開的可能進行了討論,并相對應的有了發展方向的調整,我們預感可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但沒有想到這么快。”東風集團一位內部人士表示。不過,上述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人士仍對記者表示,結合國內和國際環境變化,最終的時間點可能會出現變動,但并不會推遲太久。

    股比放開進入倒計時

    按照現行汽車產業政策規定,中外合資生產企業的中方股份的比例不得低于50%。一旦放開合資股比限制可能意味著,外資有“資格”成為合資企業中控股一方,甚至單獨建設獨資企業。實際上,在過去十年里,汽車業界對于是否應該放開整車合資股比限制的爭議從未停止過。但改革的最大阻力可能來自國有大型汽車集團——

    背靠合資股比限制性政策的保護,國有大型車企集團成為事實上的既得利益者,并與某些政府主管部門結成了強大的利益同盟,并以“產業安全”的理由游說政府機構和行業協會。2016年,工信部和發改委相關負責人曾先后有表態,汽車行業一事已經成為“定局”。此后,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中國汽車工程研究院和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三大機構曾聯合一汽集團、東風集團、北汽集團、長安集團等四大汽車集團聯合表態,明確反對股比放開。

    但中國面臨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在2000年中國加入WTO時,中國曾承諾不限制外方在汽車零部件、發動機合資生產企業的股比,但要求汽車整車合資企業的外方股比不得超過50%。2016年,有中國汽車工業協會高層表示,汽車股比放開不是不能放開,而是如何放開,需要留給自主至少八年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一些外資品牌也在等待這個獨資建廠的機會——比如特斯拉,甚至有傳言說雷克薩斯也在等待這個機會。

    從國家政策來看,在重點提及的金融業放開之后僅一天,中國央行行長易綱11日在博鰲亞洲論壇隨即宣布了一系列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措施。這些措施包括取消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內外資一視同仁等6項開放措施,預計6月30日前落實。而汽車行業作為制造業放開限制的代表,也是金融業之后“下一步”的重點,有來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人士表示,預計汽車行業放開速度將加速進行,并不會“拖太久”。

    “中國汽車工業跟外商合資這方面已經做得很深入了,已經有了很好的合作基礎。另外,中國本土的這個汽車工業實力也已經比較強了。現在對外資更多的開放汽車工業對本國產業這種影響沖擊不會很大。我們預計會很快的落實起來。還有一點,就是剛好現在中美貿易戰這個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國通過這個開放和回應美國。汽車領域的開放進程比其它領域更快一些。也許是幾個月就會有結果了。”4月12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一位核心人士表示。

    企業遭遇“沖擊波”

    對于汽車企業,特別是擁有合資的車企來說,合資車企股比放開的沖擊早已經產生。東風集團在年前宣布集中力量推進旗下自主品牌“風神”的發展,并加快了國企改革力度。據悉,東風集團的改變包括將高層的績效考核與自主品牌的業績直接掛鉤,這在以往都未曾有過。同時在自主板塊,東風在人才制度和薪酬制度上向市場化方向靠攏。“風險意識加強,而改革之后,東風的活力明顯提高。”東風乘用車內部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一些在中國比較強勢的品牌可能會要求增加持股比例,同時一些還沒有開啟國產的品牌會要求獨資建立工廠。“世界上比較大的車企與國內均建立了合資企業,一家車企有兩個合資指標,只有奔馳等少數幾個沒有建第二家合資車企,國內市場大的格局已經定下來。只有讓車企更市場化,汽車行業才能快速發展。這政策對特斯拉、奔馳、寶馬以及豐田雷克薩斯等還有合資指標的車企及品牌利好。”對此,汽車流通行業分析師李顏偉分析道。

    不過,對于大部分合資公司來說,保持目前的狀況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一些比較強勢的品牌,也并不會突兀的改變現狀。比如寶馬,由于合資公司華晨寶馬已經進入華晨中國這個上市公司之中,如果其調整股份比例,對上市公司會產生巨大影響,這對于華晨而言將是“災難性”的打擊,而華晨必定會全力反擊,反而會兩敗俱傷。寶馬在2017年宣布MINI與長城合資之時,還特別強調BMW品牌只會與華晨合資,對其進行全力安撫。

    4月11日,作為福特方利益代表的長安福特總裁何駿杰(NigelHarris)在談及中國汽車股比開放時表示,“到目前為止對我們沒有任何的影響。”而作為中方長安的高管代表何朝兵則表示,“我認為這對整個汽車行業都會有所影響,不僅是長安福特。”但何朝兵表示,即便是股比放開,相信頂層設計上也會有著非常全面的考慮,同時認為福特不會尋求改變現狀。國家會有全面的考慮,“這是國家戰略和國家未來發展的方向,而福特也一定會按照國家有關的法律包括經營方向去做。”何朝兵表示。

    在復雜的中國市場,如果拋開中方合資伙伴單干,也將是巨大的挑戰,在此前有很多外國汽車品牌,因為不了解中國國情以及市場需求,最終折戟。實際上,在此前多次的采訪中,一些外國車企的高管都曾強調中方在本土不可替代的作用。實際上,中國車企在走向海外的過程中,也需要同當地企業進行合資。“這對于企業發展來說,更加便捷,省去了很多麻煩,在海外有很多情況都不是靠自己就能解決的。”一位奇瑞汽車的高管曾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而就在4月12日,在此前的一次由中國汽車行業組織的高端論壇上,有相關負責人曾透露特斯拉將會在2018年正式在華獨資建廠,這個消息似乎也從側面佐證了上述汽車產業將在年內正式落地的消息。

\

在線咨詢電話400-800-9096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手機客戶端

扑克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