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資訊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分析2017年市場數據 突圍2018年農機市場
來源于:大田農社    發布于:2017-12-28 15:22:00   

    有人說2017年的農機行業形勢可用“寒冬”來形容,甚至有人認為是近十年來最差的一年。當然,標準不一,必然造成主觀感受各異。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中國農機工業協會會長陳志這樣評價2017年,“我國農機行業形勢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必然,符合市場規律。”他說,“在市場不利的形勢下,2017年依然存在許多逆勢而上的利好情況。”

    中國農機工業協會副秘書長寧學貴以客觀數據為依據,深層剖析了行業規律與發展趨勢。“總體來看,2017年我國農機工業運行平穩,各主要產品冷暖不均,產品結構調整成效顯著。”他認為,農機工業增速放慢是暫時性的,2018年,生產企業要抓住機遇,堅持創新,尋求差異化競爭,提高核心競爭力。

    主營業務低速增長企業困難微利經營

    據統計,2017年1-11月,我國規模以上農機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988.91億元,同比2016年增長6.79%,在整個機械工業中,增速從“一枝獨秀”跌至末位;實現利潤223.01億元,同比增長8.52%,企業微利經營。與前些年20%甚至30%的增幅相比,業內人士主觀感受進入“寒冬”也不為過,更何況在農機工業中占比最大的拖拉機、收獲機械產銷下滑明顯。

    雖然業績不十分可觀,但我們可以看到,產業升級效果明顯,如總資產增長了5.84%,全行業虧損總額為16.47億元,同比下降28.79%,特別是規模以上拖拉機企業利潤總額增長較大,同比增長31.08%。寧學貴從兩方面分析了2017年市場并非人們想象中那么差。一方面,較2016、2015年規模以上農機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017年在它們之上。另一方面,2017年沒有出現高開低走,或者開低走高等現象,說明多數企業或者整個行業對形勢的判斷以及對市場的把握較為準確,全年沒有出現大的波折。

    “2017年,對大家影響最大的是企業的關停并轉,這不可避免。原來在行業中有一定規模的企業由于資金鏈的問題被迫轉產或者停產。虧損企業253家,同比增加24.02%;破產、轉產、停產企業數量增加。”寧學貴解釋到,造成這一現象主要是因為企業經營成本持續上升,進一步擠壓了利潤空間。一是制造成本上升,影響較大的是鋼材等原材料價格不斷上漲,以及人力成本、營銷成本增加等;二是國家有關部門對超寬超高的治理,致使大型農機運輸成本增幅超過40%;三是環保治理限產,一些鑄造企業關停,導致鑄造件短缺,價格上漲;四是國Ⅲ排放升級,使得小麥機成本甚至增加10%以上。“雷沃重工、中國一拖、常州東風曾向協會反映,運輸成本上升40%以上甚至60%,我們也在多方協調,相信一定會有所改善。”他說。

    主產品冷暖不均結構調整成效顯著

    縱觀整個農機市場,2017年細分農機行業可謂是起起伏伏,有的市場實現了逆勢增長,有的則一路消沉。但總體來看,我國農機工業提升核心競爭力的成效顯著。最重要的是產業升級步伐加快,主要表現在重大裝備技術升級明顯,產品可靠性提高,產品結構調整顯著。

    拖拉機繼續下滑,大型化趨勢明顯。根據中國農機工業協會統計,我國骨干企業生產大中拖211476臺,同比下降24.92%;生產小四輪拖拉機160958臺,同比下降19.27%,低價格競爭嚴重;生產手扶拖拉機100738臺,同比下降29.16%,需求向區域化轉移。

    從產品結構分析,大型化趨勢明顯。140~150馬力段產品產量同比增長12.71%;150~160馬力段產品同比增長643.98%;160~180馬力段產品,同比增長210.43%。另外,大中拖出口業績持續向好,100馬力段以上產品中,除120~130馬力段產品的出口量略下降0.81%外,其他功率段均大幅增長。“雷沃重工、常州東風、中國一拖、江蘇悅達和愛科的出口增幅較大,而出口量前5位的企業分別是雷沃重工、愛科、常州東風、中國一拖和中聯重機。特別是愛科在常州投產、量產后,對我國整個出口貢獻率很高。”寧學貴說。

    輪式谷物機平穩發展,新產品貢獻突出。“2017年1-11月,行業骨干企業自走輪式谷物收獲機產量3.26萬臺,同比下降19.87%。最突出的特點是新產品產量增加,貢獻率顯著。”寧學貴分析到,從喂入量和結構來看,5kg/s喂入量以下產品幾乎沒有產銷量,基本已經退市;5~6kg/s產品,向輕量化與大功率方向發展,產量同比增長315.63%;7~8kg/s產品,橫軸流結構的產量基本持平,但縱軸流及逐稿器結構成主導趨勢,產量同比增長458.69%;8kg/s以上大型產品,產量同比增長487.46%。寧學貴認為,在現有市場中,在新疆-2技術的基礎上2017年縱軸流技術升級實現了質的飛躍。

    與其他傳統農機產業相比,小麥機收率達到95%,輪式谷物收獲機產業也已經進入了成熟期,產品質量優異;喂入量增大,收獲效率提高;市場保有率高,臺均作業面積下降15%,跨區減少,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相比拖拉機大型化發展趨勢,我國小麥收獲機市場該何去何從,未來是否會大幅度下滑,寧學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小麥機質量穩定,說明作業效率高,所以從小麥機數量上看產量下滑20%,但整個喂入量并沒有下滑。根據調查,小麥機手單臺作業面積下滑15%左右,所以我認為小麥機應該穩定在更新換舊這個市場上。”他說。

    玉米收獲機大幅下降,小型機逆市增長。對于大眾最為關心的玉米收獲機,以產銷大幅下降結束了2017年。據了解,行業骨干企業生產自走式玉米收獲機1.81萬臺,同比下降48.56%;全國玉米機銷售3.65萬臺,同比下降36.56%,四行機銷量占57.19%。

    玉米收獲機產銷大幅下滑,一方面受國Ⅲ排放升級影響比較大,消化國Ⅱ庫存產品。但也有個別企業走差異化競爭,實現營業額增長30%以上,如研發生產適合丘陵山區等特殊地塊的小型機等。除此之外,黃淮海地區玉米籽粒直收提速,7公斤以上縱軸流收獲機則是玉米機產品結構調整的另一趨勢。

    履帶機產銷下滑,產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旱田、水地可一并拿下,同時集互換割臺等優勢為一身的履帶式收獲機成為近年來的“新寵”。但在整體行業下滑的態勢下,履帶式收獲機也難逃厄運,產銷下滑嚴重。行業骨干企業產量75766臺,同比下降21.93%。產品進一步向大型化發展,其中5~6kg/s喂入量機型,產量56388臺,同比增長35.60%,占履帶機總產量的74.4%。

    可喜的是,產銷量在萬臺級的企業包括雷沃重工、沃得農機、久保田以及中聯中機,這幾家企業的產量占行業總產量的85.89%,集中度進一步提高。這是繼小麥收獲機之后,產業集中度快速提升的第二種產品。

    其他重點產品。除了傳統的主打農機產業外,在農機細分行業中也有很多重點產品有升有降,比如壓捆機產值同比下降13.34%;插秧機產量69178臺,同比增長22.96%;青貯飼料收獲機產量3800臺,同比增長14.17%。

    又如甘蔗機械快速發展,國家及地方都出臺了不少支持甘蔗生產全程機械化發展的政策措施。據統計,甘蔗產區機械化種植率達到45%,機收率達到8%,蔗農購買機械設備熱情高漲。與其并肩的還有烘干機。我國循環式烘干機產量約2.6萬臺,其中主要集中在處理量10—20t/h的產品上。而銷量增加最大的地由于全程全面機械化的推進,以及薄弱環節農機裝備的逐漸成熟,2017年整個農機工業保持了一個平穩健康的發展趨勢。如產業結構調整,動力換擋拖拉機開始產業化,縱軸流水稻收獲機、高速插秧機等農機裝備在2017年實現了重大突破。又如,精準農業技術裝備的發展,2017年北斗導航系統迅速發展,崛起的速度超出我們的預想。

    另外,質量是企業致勝的法寶。我們看到,2017年,行業檢測試驗能力得到了突飛猛進發展,檢測試驗能力大幅提升,企業的在線檢測、監測技術能力升級,試驗能力提高。在線檢測成為企業的重點,為后續發展打下基礎。補短板、強弱項,丘陵山區收獲機械快速發展,采棉機從三行到六行努力實現產業化,谷子機械在幾個大企業的努力下實現了突破。可以說,2017年的技術創新成果累累。“預計2018年動力換向技術將會是拖拉機行業有力的競爭手段,零部件企業抓緊將這些項目推向市場。”寧學貴說。

    2017年已成過往,2018年農機市場又該如何發展?寧學貴表示,從農業生產全程全面機械化戰略看,農機工業增速放慢是暫時性的,因為農業現代化和國家糧食安全對農機有高度依賴性,2020年農作物機械化率要突破70%的目標;供給不足依然是我國農機工業的主要矛盾;特有的農藝和生產方式,決定了國產農機是市場主角。

    2018年,農機工業依然面臨著良好的發展機遇,政策環境繼續向好,農機購置補貼政策更加完善和有力度。寧學貴希望,生產企業要抓住機遇,追求高質量的健康發展。他預計2018年,大中型拖拉機、小麥收獲機同比增長5%~10%;糧食烘干機、插秧機、牧草機械大幅增長。受玉米調減面積以及開展糧改飼、糧改豆補貼試點的影響,水稻收獲機、玉米收獲機將下降5%~10%。“據我了解,現在企業都忙于生產,說明大家對2018年的市場很看好。”寧學貴如是說。

\

在線咨詢電話400-800-9096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手機客戶端

扑克算命